在下班後,我回到學校宿舍,站在房門前很久很久。

明明就沒人的寢室會有砰咚喀啦的聲音是很詭異的事。

 

 

「滾!我叫你滾聽到了沒?叫那混蛋永遠別靠近我的千千,給我滾!」

 


喔,原來是我家妹控。那就不意外了。

不過聽這聲音,感覺好像不太妙?

 


「請聽我說,流雁先生……

 


唔,看來是阿虐家的人,我吞了藥丸(終於是自願了嗎),輕輕開了門縫,溜到對面室友的床位,偷覷著自己桌上的戰況。

 


桌上很多人,站成兩邊。法西姆架著流雁,居中有調停意味的是琉夜,遙斗一邊保護著妻子一邊冷冷盯著柆崹厊,MYU們則努力擋在柆崹厊前面,保護似的想阻止流雁對他動粗。

客人離窗邊很近,多半是MYU們開了窗之後就被流雁堵到。

 


「你到底來做什麼?這裡不歡迎你!」

 


希望千帆小姐能知道水煙先生跟她只是誤會,水煙先生從來沒想過要傷害千帆小姐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眼鏡度數不夠(或是太遠)柆崹厊看起來似乎帶著歉意。

 


……又不是你辜負我女兒,為什麼要這麼抱歉的樣子?

 

 


發洩在你身上有個屁用?千千受到的傷害,你用什麼立場償還?我只要你們這一家子離千千遠一點!拿走這該死的光碟!

 



光碟?所以又來了一片喔?

最近怎麼這麼多這種東西。

 

 


流雁先生說的沒錯,我的確沒有立場。這次來貴府也是我一個人擅自做主的,但是我認為有些事情如果不傳達出去,只會造成一輩子的傷害,所以我才擅自來這裡。希望千帆小姐願意...

 

 


話都還沒說完,流雁馬上堵了回去。

 

 


讓千千看這鬼東西?想都別想。」他看起來像是要衝上前咬人一樣,「對你而言,對那混蛋而言,千千到底算什麼?給我搞清楚,在我家,她是我額娘的心頭肉,是我捍衛的珍寶!換做是你呢?柆崹厊,換做是你,你最珍視的寶貝被這樣對待,你有什麼想法?

 

 


原本忙著阻止兩人開打(其實是單方面毆打)的我家小孩,這時全部把目光轉向柆崹厊

 

 


對我來說水煙先生是家人,而千帆小姐不管對我或是對水煙先生來說都是重要的人。為此我才會前來。我並不是要求千帆小姐原諒水煙先生,我只是祈求一個他們可以真的好好溝通的可能性。」話至此,柆崹厊的眼神更堅定,甚至站離流雁近了幾步,「對流雁先生來說,千帆小姐是很珍貴的,不能受到傷害的,對我也是。所以我不希望水煙先生被誤會。就算水煙先生是錯的,就算那真是他說的話,也有絕對不能被誤會的地方。

 



誤會……啊。唉。

 


流雁一點往前毆打柆崹厊的衝動都看不出來,小孩子身形又垂下肩膀,看來很是沮喪無力。

 

 


......重要的人。還真的四個字就能簡單帶過了呢。四個字就能換到她全部的諒解......他抬起頭,直盯著柆崹厊,哪,告訴我,你真的認為千千誤會了嗎?你覺得她誤會了什麼?

 

 


就跟流雁先生一樣,誤會了自己從來沒有被水煙先生愛過。即使那份愛並不是千帆小姐理想中的愛情。

 

 


沒有人會容許不抱持任何感情的人太靠近自己,這點,我家連最小的千夜都知道。水煙真的聽清楚了千千那天告訴他什麼嗎?那些話,他真的聽懂意思了嗎?他真的知道千千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講那些話嗎?你呢,你說千千很重要,你看得懂她嗎?

 

 


那麼請你告訴我,你在恨水煙先生什麼,千帆小姐又在恨水煙先生什麼。我不是水煙先生,我不能為他回答這些問題。但是就算我回答了,只要流雁先生不相信那麼也沒有意義。

 

 


……

 

沉默散播在整間寢室,好久之後,千帆從來沒恨過水煙。

 

 

 

我最恨的,就是她永遠也不會對他抱持恨這種情感。當她連恨都做不到,完全沒有自保能力,不論我想怎麼去護衛都沒有用……流雁跌坐在地上,又抬頭睜大眼睛,求救一樣看著柆崹厊,柆崹厊,她會葬送自己的......

 

 

 

我不懂,除了恨以外沒有什麼能令一個人不願去面對對方。既然流雁先生這樣說了,那麼我更不懂流雁先生憑什麼擋在我面前。

難道流雁先生認為千帆小姐這樣不解決事情,隱瞞自己的感受就能在另外一處尋得幸福嗎?

那樣的幸福,我認為比什麼都痛。

 

 

始終沒有出聲的琉夜,走到流雁身旁抱起他,讓他在她懷裡顫抖。

 

 

 

「的確不明白。」我從來沒聽過她用這麼冷淡的語氣說話,「什麼事情是需要解決的?從頭到尾千帆沒有逃避過水煙,即使當她猜測出水煙的心思,她也只是表示清楚自己愛他的方式,不過就是壓抑自己的情感讓水煙能夠輕鬆一點,有這麼複雜?」

 

 

 


「就算是工具,也該熟知工具的特性。」遙斗一手環著妻子肩膀,一手摸了摸流雁的頭,「連她想做什麼都沒摸懂,遑論解決。小妹控當然有資格擋著你,你既不是當事者,也並不真正明白雙方心情,身為兄長,他當然要避免旁觀者多事來捅千帆一刀。」

「光碟,我們收下。」將被擱置在桌上的光碟拿起,「看不看,是千帆的事。既然目的達成,今天您就請回吧,都讓我們自尊心超高的小妹控哭成這樣了。」

 

 

 

「我、我才沒有哭!重重鼻音從琉夜的懷裡傳出,她又輕拍了他兩下。

 

 

 

......那麼,打擾了。」

 

 

 

直到柆崹厊走出窗外,我才慢慢走回自己桌上。在琉夜的笑容中接過流雁。

 

 

 

「好了,乖,辛苦你了。」

 

 

 

「額娘?!」

 

 

 

果然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啊。不過小孩子哭紅的臉頰真可愛。

 

 

 

「做得很好喔。」

 

「他、他們都欺負千千啦……說完他又開始大哭。

 

「所以你們也很努力的保護千千了喔。乖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-

 


當天晚上,當皋辰帶著千帆從舞蹈教室回來,得到她的允許,我陪著她看完光碟。

 

 

「所以……為什麼要給千千看這個?」她一臉疑惑。

 

 

「他們覺得有必要說清楚吧?」攤手

 

 

「可是這些我都知道啊?」無辜+疑惑

 

 

無奈,「妳怎麼想?」

 

 

她偏著頭,像在斟酌怎麼說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我很早就認定了他不會接受我這件事,所以也只是確認而已。再確認的確是一件很痛的事,不過那也無所謂。我已經決定了要怎麼做不是嗎?只是給他一個可以比較不會愧疚的可能,為什麼反而大家搞得這麼複雜呢?」

 

 

 

「愛我,不愛我,那都無所謂。我不需要虧欠構築成的感情,沒有意義。」她低下眼,「要利用我就徹底一點,絕對一點;唯一的要求,大概只是別再說我重要了吧。」

 

 

 

「怎麼可以用那種表情說我重要呢?太過分了喔。」

 

 

 

她笑得好燦爛,空氣卻沉悶著。

 

 

 

「別擔心,額娘,我會去解決這件事的。這次真的會說清楚,不給誤解的機會了ˇ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看著她,我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。


始終開始扭曲了嗎?


如果妳壞掉了,我要怎麼相信這件事是會被解決的呢?

 

 

 

 

暗!虛尾!

全站熱搜

mio2020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