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沒有特別開出配送或是內用,只是節日到了讓孩子出去玩。

千夜已經出發去命家討糖見情人,千帆和妹控也在著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完奇怪的光碟已經十天,千帆常常坐在窗邊,大多數時間,皋辰會默默坐在她身後環抱她。

(是說我一直沒有寫皋辰人設,為了澄清補充一下,他們的關係近似於貼身保鑣,皋辰對於千帆,比較像是溫柔的守護情感。)

 

但前幾天,在大家都睡後,她靜靜坐在旁邊等我忙完。

 

 

「我想去虐姨家。」她的笑容依然平靜的無法想像。

 

 

......這一天還是到了嗎。

 

 

「去了做什麼?」

 

老實說,那種對待我女兒的態度,實在很難接受。

 

「額娘。」


「並不是完全不知道的喔,雖然真正的理由的確在看了那張光碟之後才明白。我並不是,無心無感的。」她將右手貼在胸口,「只是就隨他吧,如果這是他的願望,要怎麼樣利用我都可以。」


「有什麼意義?為什麼要這樣糟蹋自己。」


「當額娘能回答自己這個問題,就知道我的答案了喔。」

 


「......跟我一樣是很糟糕的事呢。」

 


「我只是終於明白額娘了啊。」她將臉貼上我拇指指腹,閉著眼依偎,「盡心盡力去收納別人的心事,但又有誰來治癒額娘的傷呢。」

 

「這跟這件事不一樣。」


「一樣的喔。我們都一樣自私,看不下重視的人傷心痛苦不快樂。」

「所以不要緊的,我想幫對方做到我能做的事,也不再做會讓對方困擾的事。我現在,知道得非常清楚了。」

 

「愛?」

 

「是,也不是。這不重要啊,已經沒有追求真相的必要了喔額娘。家人,普莉,笨蛋光,水煙......,不論是誰,我都會這樣做的。」


「只要你們快樂就好,若能感覺到幸福,是我的榮幸。」

 

拉起裙襬呼應話語一樣欠身,調皮的眨了眨眼。道了晚安,她輕哼著歌走回自己房間,留我發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張嘴。」

一顆丸狀的東西順勢讓我嚥了下去,不知道過了多久,發現我書桌上的擺設全都變大了。

 

柔和的草綠髮絲四散微佔據著我左右視野,等察覺之後,才感覺到除此之外還有一雙手臂和背後微溫的熱度。


「我是不是做錯了......?」

又錯了嗎?為什麼總選不到正確的答案呢。

 

「妳只是給她自由。她的決定,自己負責。」背後的嗓音音色低沉,卻夾雜著溫和,「睡吧。沒事了,睡吧。」

 

自己轉向,躺下,在微溫的懷裡失去意識,是我那天最後的記憶。

 

 

 

--


「額娘~我們要出發了喔!」

「為什麼我也要去啊?!我不是小孩子了還玩什麼討糖遊戲啊!!」

「抗議無效喔哥哥,小絳一定很期待你呢!」

「......快放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」掙扎只落得被綁在皋辰背上的下場。

 

 

看著皋辰帶著兩人飛上天空,我突然覺得,千帆的笑容比陽光和妹控眼底的淚水都還來得刺目。

 

 

......真的很渴望妳的幸福啊,珍愛的女兒。

全站熱搜

mio2020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