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額娘。」

……本小姐很缺睡眠,別吵我。

「阿罵阿罵~肝」

我的肝還沒變得那麼老!它還是年輕的!!

「起床了啦阿罵爆!」

叫老我了我還沒滿二十二歲啊!!!!失眠是青春的天敵,本小姐偏要睡。

「阿罵如果不起來……

 

 

「痛啊——!!」

 

肇事者一個笑咪咪,一個臉上寫著『你活該』。

 

「加奈!靝埊!都說了幾次你們兩個不要在我臉上滾會刺穿的啊!!」這年頭刺蝟的自覺都跟著孝心蒸發了嗎?

一旁的小季趁機走向前,向我微躬。

「額娘,我們要出門了。」

出門?

……啊,原來到這一天了嗎。

加奈是會將自己打扮得典雅不失可愛,不過連靝埊都穿得這麼正式……而且看起來和加奈的衣服頗像同款。

「小爆,你衣服哪來的?」

小傢伙撇開眼,不自在的拉了拉領結;倒是加奈出了聲:「是我買的呢,很適合靝埊呀,還跟我的是同一套喔~

「我只是沒想到靝埊竟然願意跟妳進去服裝店……那套看起來還滿合身的說。

加奈掩嘴輕笑,「知道家人的所有資料是自然的肝天然的尚好ˇ」

 

 

……我認真的覺得自家孫女讓我又愛又敬又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目送他們出門。

 

「沒能去祭拜你,不過遙祭一下應該不為過吧?」

 

於是我讓自己符合了桌子的高度,一柱清香,鮮花素果。

 

腳步聲。

 

腳步聲。

 

沒多久,小桌上就滿滿都是為那孩子獻上的鮮花。

身旁多出的孩子們同我一般,手捻清香;莫凜將香收齊,筆直插進爐裡。

 

裊裊輕煙升向遙遠天際,也許能變成我們和他的連結──梵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--

 

一整天我們還是各做各的事,只是今天也是全家大團圓,等著小季母子回來。

直到夜稍深了,三人才踏入家門。

「額娘。」小季一如往常的笑,卻有些疲憊。

一旁雙生子牽著手,動作很一致的在雙人小沙發上入坐,氣氛低迷。很難得的,靝埊竟然會埋頭在加奈肩上,沒在啜泣,只是累到不行的感覺。

……我記得這個姿勢。

當梵亟過世的時候,他們就是這個樣子互相依偎;但掃個墓不致於這樣。

琉夜和千帆圍到小季身邊,若邪蹲在雙生子面前,一手牽著一個,將頭靠在兩人的膝上。

 

這不對勁。

 

偷偷問了阿虐,簡單來說就是白目眾多,靝埊發飆,小季挺身而出這樣。

非常好。

 

「真是一群智障。」流雁很不屑的哼了一聲。

「這年頭智障當道啊。」十夜靠著牆,語氣九分無辜。

我家的男人都火了啊!

 

「不需要跟他們計較喔,舅舅們。」冷不防的,加奈這樣說。

「加奈小小姐,您不生氣嗎?」連法西姆都憤憤不平。

「靝埊已經生過氣了,連我的份一起。」

加奈頭靠著靝埊,靜靜微笑的模樣讓我忍不住覺得雙生子真是微妙,他們是兩個不同個體,但也是一個整體,一內一外。

「今晚就別回小屋去了,夜姐姐和季姐姐,好久沒和千千一塊睡呢!」千帆勾起兩人的手,笑嘻嘻的。

「嗯,晚上你們都住下來吧,別回Mini去。」

 

有個伴好。不會胡思亂想。

十夜帶著三個小孩到房間去,我在他們兩個左右臉上給了頰吻。難得,靝埊竟然沒反抗,還和加奈一左一右回吻我。

 

倒說靝埊長得越來越像他老爹了。

我想起他們一家相處的模樣,孩子出生的時候,夫妻倆一個抱一個,被宣判做了阿罵讓我頭昏;當雙生子發出第一聲叫聲時,狠狠撞了牆的我,和比著姆指大笑的梵亟;孩子大了,還會吃兒子的醋,搞回娘家(?)這一招……這對夫妻的砂糖攻勢從來沒有減弱過,每次出現都是大把大把的撒,連愛吃甜食的我都吃不消。

 

第一次,在小季帶著一雙兒女回家報喪時,我很想認為那是假的;那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婆不理的臭小鬼,也許會惡作劇再跳出來也不一定。

但是再也沒有。

『不想要他不在』『不知道該怎麼辦』,當時隔開雙生子,只在我面前,哭泣著崩潰的女兒,如今變得如此堅強。

小季將這兩個孩子教導得很好,也的確成為一個有力量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。

 

 

 

「朔季。」

 

難得的,我叫了她的名字,在千帆她們要帶著她回房之前。然後張開手,等著她過來,輕又不失力道的抱著她。

「妳做得很好。」

妳是個母親,也是我的女兒。

於是我聽見她舒了口氣,輕輕的嗚咽聲,……額娘。」

 

我的,女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是夜,我和莫凜坐在床邊,搖啊晃著自己的腳。

......哪。」

馬上就被打頭。

「閉嘴。」

「才出個聲而已……

一隻手從後面繞向前遮住我的雙眼,「別想了。」

我就這樣被迫就寢,背上傳來規律的輕拍。

……你是當我幾歲了?」

「十歲。」

「但你會答應我吧?」

「......睡。」

 

 

總有一天,當我不在,莫凜會看顧我的孩子們,這樣就夠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o202030 的頭像
mio202030

。天天天晴。

mio2020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