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09/07/15】 

現在......是在演哪一齣?

 

今天我去看心愛的哈利波特,剛回到家,房裡就散發出無限的殺氣,害我冷汗直流。

廚房裡千帆剁剁剁切菜切得很大聲,我懷疑家裡看不到妖精的家人都快聽到了,一直有人瞄向廚房。

弟:「廚房感覺陰森森的......

 

房裡流雁石像化,我完全不懂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

 

今天不過是水煙和雷火要來送邀請函啊......啊靠妖。

 

我馬上開了早上出門前暗藏的DV來看。

 

 

 

--AM10:00--

 

千帆正在準備午餐食材,愉快的哼歌,大概是因為水煙今天會來她特別興奮。皋辰在一旁協助她。隱約從房裡傳來吉他聲,今天流雁放假,大概是自己在玩樂器。

『叩叩。』

隔著窗簾,可以看見窗戶有兩個人影,千帆蹦蹦跳跳,愉悅的開窗去。

 

窗戶一開,一對漂亮的新人,水煙穿著白紗,搭配著俊挺的新郎雷火,而且還是以公主抱的方式站在窗外。

水煙雷火01.jpg 

 

 

「終於修成正果了。」

「請大家祝福我們ˇ」

 

千帆呆愣著,一旁的皋辰先請了客人進屋內,端上茶水。

過了好一會,千帆才回過神來,坐在兩人對面。

「修什麼修成正果呢?」殺氣從她的笑容裡滲出。

「哼,小孩子不懂的事情。」

「請,指,教ˇ」

 

雖然她笑得很燦爛可是我覺得有陣陣陰風從DV螢幕吹向我(

雷火小朋友不要惹火她啊啊啊啊啊......(

 

「沒有跟你解釋的必要。」

 

正當兩人劍拔弩張的時候,水煙適時插話了。

「千千醬~水煙這樣好看嗎?」

「非常的好看喔ˇ我很喜歡ˇ」

 

只有在面對水煙的時候她笑得比較溫和無害,一看向雷火又開始散發殺意......

 

「那就這樣了。」說完他就準備要離開。

「所以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?炫耀?」後面兩個字完全是針對雷火。

「是來送賀卡的喔。水煙還想跟千千醬說話~」

「那水煙就留下來吧ˇˇ」

 

但是雷火卻一把抓住水煙,「不行,快回去,你想讓無虐擔心?」

「在我家虐姨不會擔心的。」千帆十分平靜的說。

「而且水煙也想看靝埊和加奈ˇ水煙轉頭看著千帆,「千千醬ˇ水煙跟妳說喔ˇ雷火意外的很喜歡小孩子呢ˇ」

雷火馬上激烈的反駁,「老子才一點都不喜歡。」

「真的嗎?真是意外呢。」千帆淡淡看了雷火一眼。

「說了一點都不喜歡。」

 

「對了對了ˇ千千醬ˇˇˇ水煙突然興奮的拉了千帆,「流雁先生呢?爹的交代水煙要來跟他打招呼ˇˇ」

「等一下喔,千千去叫他ˇ」

 

千帆敲了流雁房門,果然一開就有樂音流出。然後流雁跟著千帆出來。

乍看沙發上有人,流雁客套的打了招呼。

「嗨!......當看到水煙和雷火的裝扮時,他也愣了一下,「新婚恭喜?」

「謝謝!」水煙開心的接受祝福,然後羞怯的低頭,「哪......流雁先生......」

流雁一臉疑惑的看著水煙。

「水煙結婚,你一點都不會難過嗎......?」

喔,那表情真是像極了在跟情人講話一樣。

「我很開心。」流雁一臉認真的神情,「千千終於可以讓我獨占了。」

在他背後的千帆還是一臉笑容,但是手上卻拿著好幾把刀子往自家兄長射去;幸好妹控反應力和腰力都好我才沒有早年喪子。刀子全插上牆,皋辰默默的拔下來。

「話說,既然水煙變成我的女人的話,就更可以跟千帆接觸了吧?」雷火無關緊要的挖著耳朵。

「至少千千才會死心啊。」妹控認真的回應,又完全無視背後妹妹的殺氣。

「怎麼這樣......其實水煙......」

美麗的新娘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,實在我見猶憐。

「其實水煙對流雁先生......一直......」

「對我......?」

本來還聽不太懂的流雁像是恍然大悟一樣,一臉抱歉的看向水煙新娘。

「啊,很抱歉,我已經有未婚妻小蹦和千千了。況且,你的心意應該要留給丈夫才對!」

 

 

皋辰,我看到你在悶笑了。(指)

 

 

「其實水煙一直覺得......如果水煙逼不得已離開的話......然後他抬頭看向流雁,笑得很黑,那在水煙離開之前就必須把千千醬交給更好的男人呢。」

 

媽媽咪啊!!!!你是誰?!我的純潔小水煙呢??

小水煙才不會黑笑啦Q口Q

 

 

「對吧ˇ千千醬ˇˇˇˇ」

 

千帆並沒有回應水煙想要捉弄流雁的暗示,像是沒聽到一樣的笑了笑,去敲了miniworld的門請朔季母子出來見客。

而流雁只是戳了下水煙的額頭當作對那番話的回應,看起來,他比較在意千帆的反應。

 

朔季和靝埊加奈兩兄妹見到那對新人都是一陣訝異,尤其朔季和加奈母女回頭瞧著千帆臉色。

打了聲招呼,靝埊在水煙身邊坐下,朔季和加奈走到千帆身邊,三人距離客廳有點遠,在說什麼聽不到,不過千帆笑著搖頭之後,女孩們加入談天。

 

而後難得一起下廚的女孩們做了一桌家常菜,一人三道一共也九菜一湯(靠妖你們媽媽都沒吃那麼豐盛!)一家子(?)和樂的用餐,雖然我覺得千帆在不小心看到雷火的時候還是不停的散發殺氣......

飯後流雁受到老闆的徵召,趕去工作;稍微休息一下,雷火和水煙便要道別回家。

「對了ˇ還沒有給賀卡呢ˇˇ」

水煙拿出預計要給的卡片,遞給千帆。然後眾目睽睽下給了她一個頰吻。

千帆看起來有點呆愣,隨即,她終於笑得溫柔點了,也在水煙臉頰上給了回吻。

「這是禮物嗎?」

「還有喔ˇˇ」

水煙拉上雷火,雷火心不甘情不願的,用最快的速度在千帆另一側給了頰吻,又迅速離開。

相對於水煙,雷火的舉動倒是讓千帆挑起一邊的眉,似笑非笑的。

「真沒想到,原來你對我也有意思?」

「這是無虐的吩咐。」雷火冷哼一聲,擦了擦嘴。

「那麼我自然也得回禮了。」

 

 

女兒啊......妳笑得好可怕......

 

 

冷不防的,千帆貼近雷火,一把抓住他就往嘴上親下去。

雷火本來就不喜歡跟女性接觸,這一下八成是千帆對他的報復。很快的他推開千帆,用力抹了抹嘴,雷火氣紅了臉。

「要給妳親我寧願親這傢伙!!」

 

然後新郎新娘在眾人面前喇舌......

 

阿娘喂!!!!你們也不要在我家上演這種畫面好不好!!!!

 

「哪有讓你順心如意的?」千帆迅速介入中間,隔開兩人,「這麼說來我也該給水煙同樣的祝賀禮呢,恭祝結婚愉快ˇˇ」

在她要朝水煙親下去的時候,雷火馬上拉開水煙,一把將他拉到自己懷裡。

「這種事情就不需要了。」

「怎麼會不需要呢?你想獨佔我的吻?」她淡淡的笑著。

「哼哼,獨佔這種話就算我想說你也做不到吧。」

「你有意願我當然樂意。」

她笑得燦爛,拉開水煙,又要朝雷火吻下去,這次雷火成功防守,用手摀住千帆的嘴。

「恬不知恥。我們走了水煙!」

他就這樣一把拉著水煙逃出窗外。落荒而逃?

 

 

 

目送兩人離去後,千帆難得皺眉,用力一抹再抹自己的嘴,然後獨自到浴室裡去。

 

 

 

--影片停止--

 

 

 

低頭,我看見千帆按下了停止鍵。

「額娘,好像該輪妳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了喔?」

千帆高舉邀卡。

水煙雷火02.jpg 

 

 

......很漂亮的卡片。

 

然後她緩緩的翻向背面。

 

 水煙雷火03.jpg

 

 

水煙雷火03-1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這件事,額娘早就知道的吧?」

欸都......

「為什麼沒跟我說一聲呢?」

這個嘛......

「額娘和虐姨聯合欺負我?」

「冤枉啊!那是你虐姨要這樣做的!不是我!」

「但是額娘也沒有阻止虐姨對吧?」

「我有說妳一定會抓狂的......」

「如果知道是假的,我不會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,不會跟雷火那傢伙計較。」千帆瞪大了眼看我,「額娘跟虐姨,真的很過份。」

然後,她拿起小背包,轉身就走到窗邊,皋辰像是在那等她似的,隨著她的到來站起。

「等等等等!你們要去哪?」

「散心。」千帆讓皋辰抱起她,「大概去旅行個幾天吧。......邀請函既然接了,那天我會到場。」

然後他們飛出窗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......臭阿虐!去把我女兒找回來還我!!!!Q口Q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o202030 的頭像
mio202030

。天天天晴。

mio2020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